<code id="htdfc"><var id="htdfc"></var></code>
    <tbody id="htdfc"></tbody>
    <small id="htdfc"></small>
    <menuitem id="htdfc"><tt id="htdfc"></tt></menuitem>

    <small id="htdfc"></small>

      1. 登錄注冊|收藏本站 99首頁|新聞|展覽|拍賣收藏|商城|專欄|特色|人物|書畫|機構|出版|版畫|招聘|社區|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王基宇藝術專欄
        在一個宮廷時代:策展人需要什么樣的德性?
        2013-08-07 10:23:13
        聲明:本文為99藝術網特約專欄文章,未經協議授權,請勿轉載使用。

         

        由于各大藝術院校至今沒有建立起一套系統的策展人教育機制,而以“實驗藝術”、“新媒體藝術”、“總體藝術”等名稱建立的當代藝術家教育機制卻日趨系統化、完善化;所以,在我們的藝術界,策展人權力機制將越來越深化。

         

        在今天,當代藝術家是被國家教育系統批量生產的,其所有可能性都是被給定的;其創造并非涌現而出,而是充滿了目的的敲詐(王興偉的油畫《敲詐》的那種敲詐)。當代藝術不再是一種革命,而成為了一種維穩;老藝術家成了老干部,被捧的年輕藝術家成了官二代,兩代人之間共同面對天道的友愛倫理將不再可能,而只有上對下的寵愛與下對上的撒嬌。

         

        近來全國都在鬧著要憲政,當代藝術不愧為敢為時代先者,率先進入了三權分立、自我限制權力的憲政時代。作為藝術事業立法者的藝術家們,紛紛把責任與權力交給了策展人與畫廊,自己像英國女王一樣天天在草坪上無拘無束地漫步,想不出作品名字了就開始跟人談天氣。

         

        那我們就談談天氣吧,歐洲那么多國家,就法國最愛搞革命;大革命時期憲法一部部的頒布,憲政則是在斷頭臺下的血泊中漂流浮沉。誰家愿意無緣無故死人?法國人腦子有病?這其中重要的原因是貴族的敗壞讓“人民”這個不穿盔甲的利維坦運動了起來。全歐洲那么多貴族,怎么就法國貴族敗壞的快呢?那還是要歸功于路易十四把貴族們往城市里塞,讓他們遠離了土地,成為了城市資本邏輯下的可愛的消費者與被消費者。

         

        我們的當代藝術家們現在也遠離了土地,你以為國家在美院設立“實驗藝術”、“新媒體藝術”、“總體藝術”有什么好處?這不過是路易十四修建凡爾賽宮的把戲罷了,在君主眼里,這是多么美妙的一種“宮廷當代藝術”啊。英國這個國家現在還有君主,在工黨所修建的“創意產業路線圖”凡爾賽宮里,YBA與其之后的當代藝術也尤為“宮廷化”。

         

        “宮廷化”就是一種注定不會造反的貴族氣,非常地悠閑,略帶幽默,漫步草坪,天道運行與其沒有絲毫關系,作為貴族竟然完全不懂陰謀與騎馬打仗,真是個漂亮孩子呦。

         

        由于長期在宮廷的草坪上漫步,封地在四川的貴族也不會說四川話了,封地在廣東的貴族也不會打詠春拳了,封地在德克薩斯的貴族也不會彈班卓琴了。靈魂的均質化讓藝術毫無意外可言,一張口,誰都能知道TA要說些什么,那些宮里的陳詞濫調——普世價值、東方玄學、法國理論。

         

        在這個君主權謀下的敗壞潮流中,策展人做大是必然,因為他們自己就是君主制度的隱秘接班人。我們的“藝術管理系”培養的是主業在畫廊坐班編畫冊副業當文青聽獨立音樂的優秀人才;而“策展人”這個神乎其神的位格幾乎是不可教的——每個真正意義上策展人的出現都必定是一個陰謀。

         

        一個不會做作品的人,卻出來統治藝術家與藝術事業——決定作品是否展出,為藝術家書寫最為官方的解釋,以自己的意志強制藝術家修改方案——這種事在一個充滿怨恨的民主時代簡直神秘透頂。

         

        美國政治學家曼斯菲爾德在其著作《馴化君主》中,描述了美國在三權分立確立后,司法權與行政權的行使在實踐中逐漸合一的隱秘趨勢。雖說三權互相制衡,但制衡本身也需要節制,實踐運作效率低下受損的是國家整體利益。同樣,神秘的策展人制度如果不確立起來,僅僅憑靠已經均質化的宮廷當代藝術家的勤奮工作,藝術事業很可能連基本的運作都無法進行。

         

        誰不知道藝術家的教養系統很有問題?誰不對來源不明的策展人越發強勢擔心害怕?但制度是在現實中實踐出來的,在沒有孔子或蘇格拉底降世拯救教育之前,能做的只有提高策展人的維穩能力,或者說白了,讓他們更好地運用君王術。

         

        所以我們此時要回到標題所說的“德性”問題,我們今天由于潛移默化受基督教影響太深,看到“德”字就想起大話西游里唐僧式的啰啰嗦嗦的陳腐說教,但每種文明都有自己別具一格的德性觀。“德性”不是現在所說的“道德”,不是禁止你隨地吐痰,也不是禁止你包養小三,而是一種天生的靈魂品質。

         

        在基督教之前的希臘世界,德性指的是一種卓越品質,其主要有四個方面:1.智慧;2.正義;3.節制;4.勇敢。其中的“勇敢”是要證明自己能殺人的,至于殺的對不對,那就要看正義德性了。而在中國先秦世界,也有五種德性——仁、義、禮、智、圣;其中的“義”指在短時間內做出決斷,進行所謂“義無反顧”的政治行動,而最能證明“義”的,同樣是誅殺與討伐的行動。

         

        《水滸傳》里水泊梁山的室內政治空間剛開始叫“聚義廳”,排座次后則叫“忠義堂”,規模擴大了,基本的“義”德則不變,屋內的“義”與屋外的“替天行道”相互呼應。梁山好漢們可一點不講基督教式的“道德”,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能殺人。

         

        如果說宋徽宗趙佶是一位藝術家皇帝,那么宋江就是一位策展人匪首,其所謂的“替天行道”,當然不是要代替頭頂上那個信仰的天,而是要代替受天命的天子。按照傳統理解,藝術的天命自然要降臨在藝術家身上,但若是宮廷當代藝術有天子之位而不行天道,自然要被策展人給“替天行道”了。

         

        《詩經?大雅?大明》里有一段是描述武王伐紂的革命,所謂的“上帝臨汝,無貳爾心”——成為革命主體的前提是受天命。藝術家今天如此的謙虛,把作品從宮廷門洞里扔出來,隨你們解釋,隨你們策展,那個被革命之氣充滿的“上帝臨汝”狀態是沒有的;相反,策展人們爭論、罵街、約架起來那叫一個信心十足,那叫一個霸氣外露。

         

        希臘的“勇敢”或先秦的“義”,都來源于靈魂心性中的血氣,在古典世界,有血氣意味著具有改變外部世界的欲望,正因為這種欲望,政治智慧的潛能才被實現出來。這種改變外部的欲望讓有血氣者對那些僵化不變的平庸事物有著超乎尋常的惡心——盡管多數人熟視無睹,血氣者的內心卻會暴跳如雷。

         

        但對于一個血氣質量更高的人,“把看不慣的撕成碎片”這種實踐形式卻也已經落入俗套了,這種針對慣例的慣例同樣讓他們極度惡心。高質量的血氣者經過一步步地進化,從古代的土匪成為了現代的策展人,他們用高明的實踐智慧不斷將現象世界進行變形,滿足自己改變外部世界的天性欲望。就像古代沒有土匪學院卻會出現土匪一樣,當代藝術策展人不可教,卻在事實上冒了出來。

         

        在柏拉圖對話錄中,蘇格拉底是個追求智慧的哲人,但追隨他的弟子中卻不乏血氣旺盛者,格勞孔、阿爾喀比亞德等人言談舉止都極有上面提到的“改變外部世界的欲望”。按理說,追求智慧是自我修煉、改變內在的過程,那么為什么蘇格拉底會收企圖改變外部的弟子呢?我們在古代經典中可以察覺到,血氣所帶來的愛欲,不僅導向勇敢,還導向政治性的智慧。

         

        郭店楚簡《五行》中有“君子集大成。能進之,為君子,弗能進也,各止于其里”的斷語。這種“集大成”需要的是對自己天性愛欲的徹底追求——徹底了,就是君子;不徹底,止步不前,那就該干嘛干嘛去吧。策展人天性中是有追求勇敢與政治智慧的雙重傾向的,但這種追求可能敗壞。“各止于其里”,停下來了,策展人就完蛋了,德性就沒有了,品質就低劣了,就被招安了。

         

        所以作為一個徹底的策展人,其靈魂中一方面是君主(或作為君主候選人的匪首),另一方面是政治哲人。如果說藝術家為世界立法是像周公那樣,制禮作樂——用創作來感召人心、改變現實;那么策展人就是“述而不作”,在一個三權分立的憲政幌子下面用司法與行政架空立法,用隱秘的編輯術改變外部世界,所謂“微言大義”——根本不用大張旗鼓的創作與命名就潛移默化地掌控了藝術事業生殺予奪的大權。

         

        現在人們非常喜愛看穿越劇,穿越劇的賣點是圖像符號帶來的豐富的異國情調,但其劇作的核心沖突仍然是滯留在當下的,否則就不能動人。上面提到三權分立、君主制、凡爾賽宮、希臘、先秦、水滸傳、武王伐紂,而這些不同時空看似不同的政體實際上都是表面符號,其背后充盈的則是從古至今不曾改變的人的德性。如果德性完滿了,相應的政體也是完美的,如果德性敗壞了,政體也必然隨之改變;策展人制度是否有價值,唯一的標準是策展人是否具有相應的德性。

        評論閱讀(人)
        發表評論
        驗證碼:
        新聞熱線: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編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01商務樓2001室 郵編:10001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常年法律顧問:  
        啦啦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