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htdfc"><var id="htdfc"></var></code>
    <tbody id="htdfc"></tbody>
    <small id="htdfc"></small>
    <menuitem id="htdfc"><tt id="htdfc"></tt></menuitem>

    <small id="htdfc"></small>

      1. 登錄注冊|收藏本站 99首頁|新聞|展覽|拍賣收藏|商城|專欄|特色|人物|書畫|機構|出版|版畫|招聘|社區|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王基宇藝術專欄
        中國的當代性傳統(一)
        2013-08-07 13:43:08
        聲明:本文為99藝術網特約專欄文章,未經協議授權,請勿轉載使用。

        一年以來,青年當代藝術展出現了很多,藝術家都是年輕人,作品都是剛做不久的,策展話語都用了新詞。這種與前輩工作相割裂的策展或許給觀眾正造成一種混淆;即年輕的、新出爐的、正在被報道的就是“當代的”。“當代藝術”正變成一種生理區分與媒體傳播區分,其精神品質正由于價值迷失而快速萎縮。

         

        中國的當代藝術不是一個媒體所謂的“80后”、“90后”式的爛賤區分(這種劃分的結果就是時代精神的代表者成為了韓寒與奶茶妹),也不是對西方ContemporaryArt的模仿與翻譯,其當代性來自中國自身的當代性傳統,在特定的精神歷史運動中生成。

         

        中國古代自然沒有“當代”這個白話詞,但是古代世界對“今”這一概念在哲學與政治層面的討論卻遠遠大于“當代”一詞在今天的重要性。我們今天對時間慣用“過去-當下-未來”三分法進行討論,這與基督教線性時間觀或許有著隱秘的聯系;而中國古代通常使用“古-今”結構討論時間,所謂的未來也討論,但要放在“古-今”結構之外,我們今天要摒棄流俗而深刻理解這種傳統時間思想的真理性,則需要進入具體文本耐心考察。

         

        《莊子齊物論》對“今”概念進行了嚴格的思想定義,篇首第一段對話有“今者吾喪我”一句。該句句法初看令人費解,一是文言表判斷的句子常為“者……也”結構,而該句如果是要對“今”下一個判斷,“吾喪我”之后為何沒有一個“也”字?二是其所說的“吾喪我”,按照古典語文學的解釋,吾就是我,兩者一個意思,都表示自己,那么既然意思一樣,為何不寫作“我喪我”或“吾喪吾”呢?

         

        從上下文來看,“今者吾喪我”配合著從“人籟”、“地籟”向“天籟”的上升,而最高的“天籟”之所以與前兩者不同,是因為其有著“天”的屬性。在《莊子》《周易》等文本中,“天”一方面與“最高真理”相伴隨,另一方面則都與時間與運動有著根本性的聯系——所謂的“天時”,所謂的“天道運而不積”。

         

        先不管“今者吾喪我”句法的離奇之處,至少我們能看出來這里是把時間性(今)與主體性(吾、我)放在一起進行討論的。而相對應的,文本要從“聞人籟”,向“聞天籟”上升,像前面所說,“天”具有真理性與時間性,“天籟”也如此;而“吾”與“我”自然都是人的自稱,“人籟”也應該具有某種主體性的指向。

         

        《說文解字》中對“我”的定義已經相當清楚了——“施身自謂也”,但南唐文字學家徐鍇卻對此再下一注——“從戈者,取戈自持也”。“施身自謂也”作為一個定義,可以指派給“我”“吾”、“I”、“ego”等任何字詞或符號,而徐鍇的注則強調“我”之為“我”,字形音韻只要與其他表“施身自謂也”的字不一樣,其內涵意義就有所不同。

         

        在徐鍇文字學的幫助下,我們可以了解到“我”有“戒備自持”之意,而“吾”則為“我自稱”、“從口”——“我”指向一個封閉性的內容,而“吾”是開口發聲描述;文本從人籟到天籟的上升,所用的比喻也都是“萬竅怒呺”、“吹萬”,皆為口與孔竅的打開,以讓風與氣流動,以讓三種“籟”——笛子之類的管樂器——發聲。而“吾”與“我”的第二點不同則在“今者吾喪我”句子內部,“吾”為主語,“我”為賓語,“吾”具有主動性。

        理解了“吾”與“我”的這兩點差異后,“今者吾喪我”這一判斷命題為何沒有“也”便清楚了。“者……也”句式用于以判斷命題下定義,而這個定義是封閉自持的,“吾喪我”在當下發生,“喪我”是對主體固定內容自持性、封閉性的破除,而這要用主動的開口之“吾”來打開。如果是“今者吾喪我也”,那么“吾喪我”就成了“今者”封閉性的內容定義,只要有封閉性的內容定義,那就不是“今”,就不是一個絕對的當下時間。把本該出現的“也”去掉,就為所澄清的發生結構打開了一個出口。

         

        《齊物論》非常完整地說明了“今”的發生結構——真正的當下時間就是主體“正在”打開自身,對自身固有內容的“正在”破除;否則人就還是活在過去內容的綿延(柏格森語)中。小明昨天說我是一個裝置藝術家,我要做一個裝置,然后今天他就真的做了一個,今天的他活在昨天的預設里,真正意義上的“今天”在他這里根本沒有發生過。

         

        如果有人自稱把固有內容全都破除完了,那么破除完了之后的廢墟或空虛就又成了閉鎖的內容,“今”就還是退回到“古”。所以除了對固有內容的破除,更重要的是對將要到來的內容的迎接(注意是在絕對當下的迎接而非對“未來”固定目標的追求)與朝向,這需要不斷向外部打開自身,從人籟向地籟、天籟上升;如果發現可破除的固有內容越來越少,恰恰意味著“我”自身內容正走向封閉。

         

        現在可以回答為什么“古——今”結構不直接討論未來了,因為未來還未發生,人正在對象化地討論一個未發生的東西時,實際上他討論的肯定是已經發生的東西,是過去封閉性的內容投射在一個紙糊的、假的未來時間上的目的,而一但進入這樣目的論式的線性時間觀,“今”、“當下”、“當代性”就全都報廢了。基督教文明盛產這種讓時間的當代性報廢的文化,黑格爾的辯證法、烏托邦主義、消費主義、現代化、“普世價值”;這種文化你說它不運動,它也運動,但這個運動不是《莊子》意義上當代性的運動,而是目的式的運動,目的沒實現,就偏執地不管世界的豐富可能性,反正一定要實現;目的實現了,人就報廢了,就虛無了,成為了“末人”。以前音樂有調性,來個猶太人給現代化了,搞成無調性的,然后大家說好吧你狠,寫你進音樂史,剩下的人就沒有追求了,乖乖當陰影下的侏儒,歷史就終結了。

         

        慧能之后禪宗的所謂“當下直指,明心見性”在印度那邊找不到來源,20世紀后則無論在中國還是國際則都被認為對當代藝術運動產生過影響。這當然也是中國近世以來當代性傳統的一個顯要來源,但其整套頓悟原理與公案話頭在《莊子》那里幾乎都能找到原樣模板,其影響雖大,卻只能看做莊子思想的延續,最多稱其為局部性的創造性轉化。而且禪宗與莊子當代性相背離之處是其仍要向上成佛,仍是目的性的運動,莊子那里得道者有圣人、至人、真人、神人、天人,形態是非常多元的,且都是以非目的性狀態生成的。在形上學上莊子是否定空性的,這點被宋代

        新儒學運動中的張載繼承,對佛教做出了精彩的批判。

         

        比起《莊子》與禪宗,在實際政治中對中國傳統影響最大的當代性思想是儒家今文經學。今文經學在漢代形成,其與“古文經學”的爭執貫穿之后的整個中國歷史。秦焚書坑儒后,幸存于漢的老儒者口述背誦整理的為今文經,而漢景帝之后民間與孔子家宅又陸續出現一批先秦文字所寫的經書,此為古文經。今古文經書不僅文字不同,內容也頗多沖突,歷史觀、王者觀、政治觀、禮制精神都不一樣,經過長期的斗爭與辯論,古文經學形成了重訓詁、輕現實、文化上研究、政治上保守的風格,而今文經學則形成了重創制、輕守成、文化上發明、政治上激進的風格。

         

        今文經學最核心的要義在歷史觀,孔子《春秋》學被其看做六經之首,各家經師對《春秋》的解釋不同,今文經學則以《公羊傳》為宗。《公羊傳》最大的特點是歷史進化論,據亂世、升平世、太平世,每一世都有完全不同的政治與禮制規則,最終將實現天下為公的大同世界。今文經學中的孔子為素王,勇于制作救世,為萬世立法,這種孔子形象激勵著今文儒家開出驚人的制度創造力,孟子、荀子、董仲舒、何休、王夫之、劉逢祿、魏源、龔自珍、廖平、康有為等大家皆在其中(而古文經尊周公,孔子形象述而不作,所以多出王充、張衡、楊雄、賈逵、鄭玄、汪萊、戴震、章太炎等科學家與考據大師)。以康有為《大同書》為例,其對理想世界的建構,很多地方超出西方激進左派的烏托邦想象,在西方女性主義還未大舉興起的時代,《大同書》就已經對性別解放與家庭解放做了相當前衛的闡述。

         

        今文經學雖然在漢代才有其名,但其經典形態在先秦就已經出現,孟子、荀子皆為“法后王”、“以今持古”的今文制作家。孟子所見的梁惠王,就是《莊子》“庖丁解牛”中的文惠君,在地位上對方最多為諸侯國君,而孟子卻要稱其為王,就是因為孟子的王者是指向未來的,“五百年必有王者興”,這個“王者興”肯定不是實證歷史學對過去的資料統計,而是未來將要被制作出來的偉大歷史。這種未來指向或許也算某種目的,但其與基督教文化被動的目的性完全不同,這是立足于當代性的歷史實踐,以擔當意志破除時代固有內容的時間制作學。

        評論閱讀(人)
        發表評論
        驗證碼:
        新聞熱線: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編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01商務樓2001室 郵編:10001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常年法律顧問:  
        啦啦彩